蛋包饭

我生为吃货我自豪~

【楠條】南條愛乃不會忘記的事(十)(最終回)

这篇真的很好看(词穷

阿球:

南條醒過來的時候,天還未全亮,屋內有些昏暗,但是看得清楚。


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額頭,好像沒那麼熱了,天旋地轉的感覺也消散了很多。


側過頭,楠田就趴在床沿靜靜地睡著,手緊緊牽著自己的。


昨晚竟然就這樣任性的拉著小楠不讓她走,讓她用這麼不舒服的姿勢睡了一夜……


南條伸出另一隻手,心疼地撫過楠田的臉頰。楠田稍微動了一下,慢慢地睜開眼睛。


「對不起,吵醒妳了?」南條有些自責。


楠田搖了搖頭。「南醬有沒有好一點?」


「好多了。」南條微微一笑。


「那就好。」楠田把手靠在南條的額頭上,再摸了摸自己的。「嗯,燒退了。」楠田瞬間露出安心的表情,但隨即又仰起了頭,「不過,今天還是不准去上班,好好在家休息。」


「欸--?」南條還想說些什麼,那些話語卻全被楠田的眼神反擊回來。「知道了啦。」


「好乖好乖。」楠田嘴角揚起惡意的笑容,伸手去揉南條的頭髮。


「小楠!」看見南條害羞又氣惱的樣子,楠田笑的很開心。


「好啦,我得先回家一趟,再去上班。」楠田輕輕放開南條的手,「如果有什麼狀況,一定要馬上跟我說喔。」楠田瞪著南條,「再逞強妳就試試看。」


「知道了。」南條渾身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小楠,開車要小心喔。」


楠田帶著微笑點了點頭,站起身,「那我先走了喔。」得到南條回應的點頭,楠田轉身走出房間。




南條靜靜地聽著楠田的腳步聲,收拾東西的聲音,關上大門的聲音。


小心地撐起身子,下了床,拉開書桌前的椅子坐下。


南條伸手打開最下層的抽屜,那是自己用來放楠田送的禮物的專屬空間。




空無一物。




南條輕嘆了口氣,打開另一個抽屜,拿出一本空白的筆記本。


時間緊迫,能做的只有這樣了。


只願自己的真心誠意能夠傳達給小楠明白。




拿起一旁的筆,打開蓋子,南條打開筆記本,振筆疾書。








星期六一大早,南條已經洗漱完畢,坐在沙發上。


抬頭看了一下時鐘,突如其來地,有種很奇怪的感覺湧上心頭。


不知道被什麼驅使著,南條走到家門前,打開門,楠田站在門口,正準備按門鈴。


「……南醬怎麼知道我到了?」楠田愣在那裡,舉起的手還懸在空中。


「……其實我也覺得滿不可思議的。」南條伸手把楠田的手抓住,牽著她走進門,另一手把門關上。「或許是冥冥之中的……預感吧。」


「南醬什麼時候也會說那麼 Spiritual 的話了……」


「……那是什麼鬼啦……」




兩人就這樣平靜地過了一天。


一起坐在餐桌上吃早餐,交換吃對方點的那份。


一起窩在沙發上看租來的 DVD,輪流嘲笑對方被鬼片嚇到的樣子。


一起在廚房下廚,吃飯時一邊抱怨對方的廚藝很差。


一起拿著遊戲手柄玩賽車遊戲,楠田在車子轉彎時過份傾斜的身體和激動的反應,讓南條整整笑了十分鐘停不下來,最後當然是輸了這場比賽。


一起看部落客出遊的遊記,討論著下次要去什麼地方玩。當南條表現出興趣缺缺的樣子時,馬上被楠田勾住脖子恐嚇,兩人的約定又在持續增加中。


一起看南條在學時的畢業紀念冊,被楠田吐嘈南條真的是逆生長的傳說。




即使只是再平凡不過的每一個時刻,因為是和妳一起度過,一切都染上了幸福的色彩。








洗了澡後,南條幫楠田吹完頭髮,放下了吹風機。


楠田拿起手機看了看時間,12:02。


「……星期天了。」楠田一邊說著,仰頭看著跪在自己背後的南條。「南醬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我雖然記性不好,但還沒到連自己生日都不記得的程度。」南條語氣平靜,其實心臟正劇烈跳動著。


楠田對南條綻開一個燦爛的笑容,起身走到自己的包包前,從裡頭拿出一個小盒子,坐回南條身邊。


「生日快樂,南醬。」楠田把盒子遞給南條。


「謝謝妳,小楠。」南條伸手接過,忍住那股想哭的衝動。「可以打開來嗎?」楠田點了點頭。


南條輕輕地打開盒子,從盒裡拿出一條閃閃發亮的項鍊。


「啊,好漂亮--」南條捧起項鍊仔細端詳著。「……A?」抬頭疑惑地看著楠田,楠田雙頰有些泛紅。


「南醬,可以讓我幫妳先戴上嗎?」楠田從南條掌心中拿過項鍊,「我等一下再告訴妳這個 A 的意義。」


南條點了點頭,順從地讓楠田跪在身前,將手繞過自己頸後,小心地將項鍊扣上。


「南醬。」楠田坐在南條面前,看著南條正伸手輕撫著胸口的那個 A。「南醬知道,A 代表什麼嗎?」


「……亞衣奈?」


楠田點了點頭,深呼吸了一口氣。「我希望……南條愛乃是屬於楠田亞衣奈的。」看著南條的雙眼,楠田嘆了口氣。「南醬,有件事,我一直隱瞞著妳。其實我們……」


「小楠。」在楠田繼續說下去之前,南條阻止了楠田。「其實,我也有禮物想要送給小楠。」


「……為什麼妳生日要送禮物給我?」楠田呆呆地說。


「小楠先把禮物收下,再決定要不要把剛才的話說完,好嗎?」南條的語氣很平靜,平靜到令楠田覺得很不安,但還是點了點頭。


南條下床走到書桌前,打開抽屜,拿出一本筆記本,坐回楠田面前。


「我們的約定筆記本被小楠偷走了,所以我只好重寫了一本。」南條把筆記本遞給楠田。


楠田一時沒有反應過來,無意識地接過筆記本。


「小楠曾經問過我吧,到底有什麼是南條愛乃不會忘記的事情。」南條柔聲說道:「現在,讓我回答妳的問題。」


「……妳是什麼時候……」楠田瞬間明白了,身子顫抖著垂下頭。「南醬果然是個超級大渾蛋……為什麼不告訴我……妳知不知道……我有多傷心……」


南條伸手拭去楠田已經止不住的淚水。「對不起,小楠。因為我希望自己能夠沒有一絲對自己的懷疑,能夠好好地弄清楚我們之間的一切的時候,再像現在這樣,好好地把我的心意傳達給妳。」南條把楠田緊緊抱在懷裡,「因為我不想再讓小楠傷心了。」


楠田哭得更厲害了,一手緊緊抱住南條,一手輕輕搥著南條的背,南條只是用手撫著楠田的頭髮。


「小楠現在沒辦法讀這份禮物吧,讓我唸給妳聽好嗎?」


楠田把頭靠在南條的肩窩抽泣著,輕輕點了點頭。




南條一手抱著楠田,一手從兩人之間抽出那本筆記本,放在床上攤開來。


「南條愛乃不會忘記的事情。」南條語氣平穩而溫柔。「第一件,無論何時都要保護小楠。第二件,不可以讓小楠哭,如果真的不小心讓小楠哭了,一定要馬上抱緊小楠,安慰小楠。」


「才第二件就已經沒有做到了啦。」楠田的聲音悶在南條的胸前,埋怨著說。


「前面沒有做到,後面有啊。」南條笑出聲來,寵溺地揉了揉楠田的頭髮,又把視線轉回筆記本上。「第三件,小楠想去的地方就是我想去的地方。第四件,小楠的朋友跟小楠一樣重要,不可以拒絕她的要求--可是要量力而為。」


楠田忍不住笑出聲來,抬頭看著南條。「南醬的手痊癒了嗎?」


南條轉了轉肩膀,裝出很痛苦的表情。「雨天的時候還是有點痛……」楠田被逗得笑開了,伸手去捏南條的肩膀,南條故意哀嚎了幾聲。


「好啦,小楠,不要玩了。」南條把抱著楠田的手收緊了些,「要繼續唸了喔。」


楠田把頭重新埋在南條胸前,點了點頭。


「第五件,不可以再為了工作忽略小楠,雖然工作也很重要,但是小楠永遠是第一位。」


「妳自己說的,最好說到做到喔。」楠田抬頭瞪了南條一眼,南條用力地點了點頭。「……還有嗎?」


「嗯。」南條繼續說著,「第六件,所有重要的場合都要帶著小楠一起出席,要把小楠介紹給大家認識,告訴大家『這是我的女朋友。』」


「……我有權利在這份禮物上加字嗎?」


「當然,」南條有點緊張,「小楠要補充什麼嗎?」


「……如果帶我出席後,又把我丟在一旁不理我,南條愛乃就死定了!」楠田揪住南條的耳朵,引來南條一陣哀嚎。


「遵命,等等我立刻補上。」楠田這才放開手。「第七件,不可以在小楠喝醉的時候趁人之危。」南條猶豫了一下,「唔,其實這件事我有點不確定,小楠是不是這樣希望的……」


「……閉嘴啦!」楠田覺得自己的臉現在一定很紅。


「順便告訴小楠一件事。」南條把頭湊到楠田耳邊,「那天清晨,其實我醒著。」


「……南醬!」


楠田把南條推開,南條笑倒在床上,楠田氣鼓鼓的爬到南條身上,兩人打鬧了一陣,南條把楠田拉進懷中,楠田趴在南條身上,側著頭聽著南條的心跳聲,好快。


南條伸出右手在床上摸索,摸到筆記本後,把它拿在手上。「第八件,要跟小楠一起拍很多很多照片,創造很多很多屬於我們的回憶。」


楠田稍微蹭了蹭南條的胸口。「約定好了喔。」


「約定好了。」南條舉起空著的左手,伸出小指,楠田將小指勾上南條的,姆指相碰。兩人順勢將手牽了起來。


「第九件,不可以在小楠面前逞強,要依賴小楠,讓小楠有被需要的感覺。」南條深呼吸了一下,「南條愛乃最脆弱的樣子,只會讓楠田亞衣奈看到。」


「……笨蛋……」楠田抬頭看著南條,不捨地將手指劃過她的臉龐。楠田知道,這是一向堅毅而自尊心強的南條,為了自己做出最大的讓步。


南條將筆記本放下,闔上。「小楠,妳先起來一下,我還有一份禮物要給妳。」


「……?」




南條讓楠田坐在床沿,從抽屜拿出戒盒,走到楠田面前。


「這是本來要送給小楠的生日禮物,對不起,一直沒有送出去。」南條帶著歉意說著,楠田只是笑著搖了搖頭。


「只要南醬平平安安地回到我身邊,生日禮物什麼的根本不重要。」


「雖然我錯過了妳的生日,但是,這份禮物現在有了新的意義。」南條打開戒盒,戒上紫水晶發出的光芒讓楠田一瞬間有點被迷惑住了。


南條深深吸了一口氣,鼓起勇氣,單膝跪地。楠田不可置信地看著南條的動作。


「南條愛乃不會忘記的第十件事,就是要將楠田亞衣奈永遠地留在身邊。」




楠田用手摀住嘴,卻沒有擋住淚水的開關。




「雖然實質上,結婚什麼的……還做不到,」南條堅定地說,「但,在我心裡,我們已經屬於彼此。所以……」南條左手拿著戒盒,向楠田伸出右手。「請問楠田亞衣奈,願意永遠待在南條愛乃身邊,和南條愛乃共度未來的每一個日子嗎?」




楠田沒有回話,只是將手輕輕地放在南條的手心上。


南條壓抑不住內心的激動,將戒盒放在一旁的地上,小心地拿出戒指,顫抖著將戒指套在楠田的無名指上。


在南條站起身之前,楠田已經先撲向南條,緊緊地抱住她。南條也環住楠田的腰,將雙臂收緊。


緊擁著對方好久,南條才稍稍拉開兩人的距離,深情地望著楠田含著淚,卻帶著幸福笑容的臉龐,將自己的唇湊了上去,唇瓣交纏。








再也不會忘記了。


關於妳的每一件事,都是在這個不曾停止轉動的時空裡,絕對不能忘記的事。




END

2015-12-31 /  标签 : 楠條jolks 95
评论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