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包饭

我生为吃货我自豪~

【绘希】もし、うちはDJだ、うちのことが好きになるか

打了九折的字典典典:

【今晚来做一下补档工作_(:з」∠)_】


【我怕迟早有一天新浪要查长微博把我的扫了x】


调酒师绘里xDJ希 夜店paro


脑洞来源↓:





【绘希】もし、うちはDJだ、うちのことが好きになるか


 




A


 


初见东条希的时候,长期呆在吧台里无所事事的绚濑绘里在眼前一亮的同时,也觉得这是个和夜店的灯红酒绿格格不入的人。


 


大腿袜和短裙是很性感,深紫的发色也是个混夜店的好颜色;但是那么清新的外套和发型,果然应该是个还没在浑水里淌过的孩子吧——不知不觉视线也开始跟着那人穿过人群后从吧台前走过的身影移动——唔,传来的洗发水的香味,是甜到发腻的蜜桃味呢。


 


那人走向了打碟机,夜店的老板娘矢泽妮可早就已经黑着一张脸在那里等了好一会,一见到对方顿时就是一副又爱又恨的表情。


 


新人DJ吗,这么小清新真的能够控场?


 


这样想着不禁开始继续无聊地甩起了调酒盅——反正大部分的工作都被不愿意过多和客人有语言交流的后辈园田海未揽走了,自己基本上就只剩下和客人闲谈以及照顾一下难缠的客人们的视觉需求这样【活招牌】一样的功能了吧。


 


因为作为调酒师的绚濑绘里实在是个太耀眼的存在,在夜店偏暗调的风景中,那头灿烂的金发和带着混血感的面容,总会让人不由自主地走近搭讪——不知不觉之中也就从【被搭讪会不好意思的新人】锻炼成了【能轻易游走于各种话题之间的佼佼者】。


 


这种隐隐约约的职场大变身的感觉绚濑小姐自己都觉得吐槽不过来。


 


乱七八糟的话还是先放在一边好了。


 


还没有完全入夜的傍晚,人逐渐多起来的现在,坐在吧台边的人没多少,搭讪的人也没有——毕竟是工作日,大概今天也会是个没什么话题的日子。


 


但是呢,有着命运的邂逅的开端,往往总是看起来枯燥乏味的——


 


没有再去注意那一边的情况,也就是妮可在介绍着新DJ的情形什么的,人群正逐渐喧闹起来,不禁有点怀疑那个看起来超小清新的新人能不能控住场子。嘛,想太多——总之也就和平时一样,吧台外的舞池是别人的热闹,吧台内的是自己看别人热闹的悠闲。


 


刚开场的曲子是首轻快的舞曲,该说果然是小清新吗,还是该说是有种没睡醒的感觉呢——但是明明又带着那么明显的节拍感,一拍子一拍子的让人燃起想起舞的欲望。


 


还成吧?


 


绘里助兴一般地摇着手中的调酒盅,里头的冰块与盅壁碰撞着的声响【啪嗒啪嗒】地附和着那个节奏——唔,开始有点跟不上了,节奏在变快的样子?


 


抬头眯着眼向那个站在打碟台后的身影看去,想着【小清新果然再这样的环境里很显眼】这样的念头的时候,半眯着的天蓝却意外地撞进了看着这边的那双眼瞳的那一片绿中,对方眼里的的笑意和忽然笑开了许多的嘴角,在闪烁的光束中变得更加令人瞩目。


 


总有种前方高能预警的错觉——


 


在下一秒曲风突变的爆发之中,回头看了眼身后被突如其来的强劲的电子乐【BOOOM】了一把而伏在水台上没缓过气来的后辈,绘里不禁庆幸着自己方才下意识地将手中的调酒盅放在了桌面上。


 


说实话,女性DJ本来就不多的现在,还真是第一次看到女性打碟打得那么……起劲?亦或者说是【狂热】、【特别】之类的?好像也不太对,但是暂时来说也找不到什么更贴切的形容词了吧——对于那个一上来就给了所有人一个大惊喜的家伙的形容。


 


色调清新的外套还没有脱下来,倒是和荧光蓝的耳机很般配,在闪耀迷乱的闪光和幻彩中算是显眼;还有为什么就算带上了这样与清新的打扮几乎不搭调的、有几分张扬的笑容后,反而给人一种更可爱了的感觉呢?


 


向来看人都蛮准的绚濑绘里在这个时候,还没意识到这个吃瘪一般的偏差是命运的齿轮将要进行神奇的运转的开端。


 


场子里的气氛随着节奏感强烈的电子乐和夜的气息攀升,舞池里挤满了人。这样的情形往时都只会出现在周末,而今天居然出现在了工作日的夜晚;难道说是换了个DJ的功劳吗?


 


忍不住让视线继续停留在站在最显眼的打碟台前的那个人身上,场子里过分上扬的气氛,让从来都沉浸在【被外头的热闹包围着的冷静】里的绘里,脸上也不由自主地发起热来。


 


怎么会有女孩子用这么大幅度的动作来打碟呢——而且还怎么欢怎么来,甚至比舞池里的那些群魔乱舞都来得更狂热的样子,从一开始就是一副在玩耍的笑容。


 


真的是把音乐操控在手中玩耍,且完全乐在其中的表情。


 


在视线再度交叠的时候,绘里才发现,对方也在盯着自己看;而被发现了行为的那个人笑得意味深长。


 


狂热中透着从容,把场子炒热到临界却又能把那些疯狂的派对动物控制在理性与狂欢之间——什么嘛,新手一般的模样原来是装出来的吗。


 


难不成,是那个【希】吗?


 


猛然才想起,前几日妮可说起过要替换DJ的事情,当时对方的语气里可充满了自豪感——【妮可我可是出动了私交,把传说中的DJ请来了哦~】


 


而传说中的DJ——年轻却对音乐的控制力和表现力都极强、似乎是天生就注定是成为这个行业中的佼佼者、总能带来狂欢一样的音乐氛围、打起碟来就像在发着光一样的那个DJ——为长期混迹在夜店的紫醉金迷之中的人们所传言着的,那个传说中的女性DJ,其名为【希】。


 


判断偏差了,原来是个不能小看的角色。


 


那样干净利落、毫不犹豫的动作,操纵着打碟机的手法就像来自于神域,在幻变的灯彩中无疑是十分精彩的演出。


 


似乎是洞悉了绘里的想法一般,【希】居然就在这个当口恶作剧般地向她抛来了一个媚眼——


 


25岁的绚濑绘里小姐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不太好了。


 


ドキドキ的感觉就这么毫无预兆地涌了上来——明明秋天并不是花开的季节吧,更不是什么恋爱的季节吧。


 


在心动之余,心情也有点复杂啊。


 


心底粉红粉红的某些东西在复苏的错觉和那种被调戏了的、微妙的挫败感。


 


总而言之,这是个命运的夜晚。


 


 


 


B


工作日的夜晚,夜店的喧嚣一般都会被掐断在凌晨两点左右。


 


而今晚,矢泽妮可所经营的夜店的两点后,则是一个充满了烤肉香的时段。


 


正想着妹妹亚里莎今晚留宿在友人家中,自己的宵夜不知道该去哪里解决是好的绘里,在打算离开的前几秒被一手拎着一大袋子肉、一手拎着一瓶未开的啤酒的妮可堵在了门口。


 


结果就变成了气氛有点微妙的夜店三人烤肉大会——海未在看到妮可手上的酒瓶的时候,连忙擦好了剩下的几个酒杯,打算有多快跑多快——毕竟就算是个调酒师,不怎么喜欢闹腾的海未一点都不想再工作时间外和酒打交道;所幸的是,在妮可堵住她的当口,刚好接到了没带钥匙的合租者的电话,最终得以脱身。


 


于是就变成了现在这么微妙的情形。


 


炉子边摞了七八盘不同种类的生肉,炉子上的肉片在散发着香味的同时也发出着【滋滋——】的诱人声响;紫发的女性从炉中夹起刚烤熟的、看起来就令人十分有食欲的牛肉,在绘里下意识的【小心烫!】这样的提醒还没出口之前,一脸满足地将其放入了口中——结果自然是被烫到一副整个人都不好了的表情。


 


就算是这样也舍不得吐出来,到底是有多喜欢烤肉啊,明明边上还有很多。


 


「绘里里乃不要……做样看作咱啦……(嚼嚼嚼)只素……不想浪费啦……(咽下)」


 


还什么都没说呢……


 


不过真是意外啊,传说中的DJ【希】居然自己是以前高中时候的同级生【东条希】这件事——如果不是妮可说起来,都快忘了以前高中时候两人有过几面之缘的事情了呢。


 


同时也在妮可的半推半逼迫下,开始了相互用名字称呼——大概是希的关西腔的缘故,自己被冠以了【绘里里】这样像昵称一样的称呼。


 


「有时候在走廊上碰到的时候,希不是也在妮可我身边嘛。」


 


「啊、是呢……不过……那时候希给人的印象是个很安静的女孩子呢……」——绘里所不知道的是,听到这样的评价的妮可,在极力强迫自己就算是只有三个人的场合也要保持形象,不能够太激动——而且也不能够一开始就让好友的真实形象暴露出来吧,毕竟今后看绘里在希这里吃瘪也应该是个不错的消遣哦?


 


「人……总会改变的吧~」


 


被对方这样敷衍地回答着,不禁偏过头来,正好看到了希因为含了一口冰啤酒来消烫而鼓起来的腮帮子,忍不住笑出声来。


 


「噗——」


 


这样看的话,果然还是个清新的家伙嘛——就是一上打碟台就开始带上了异常夺目的光辉的、再普通不过的可爱的女性罢了。


 


「总之以后,请多指教了哦~绘~里~里~」


 


笑容好暖,如果嘴角烤肉的酱汁擦干净的话就更完美了。


 


ドキドキ的感觉又上来了——但是是错觉吗,总觉得……后背有种不太好的感觉啊。


 


该说什么呢,25岁的绚濑绘里小姐的直觉,某种意义上预言了今后的走向吧。


 


C


 


所以说,为什么会到这个情况。


 


现在的情况是,昏暗的楼道与醉醺醺的散发着酒气的希与就算喝了很多啤酒也依旧头脑清醒的只是有点心累的绘里。


 


「嗝~」


 


被半扶半扛着的人还不负责任地打了个酒嗝。


 


虽然刚才一起喝酒烤肉的时候是很愉快,但是现在这样被妮可逼着来处理后续,多少还是会抱怨的,送醉酒的人回家这种事情果然不好做——哪怕这是个还挺可爱的醉鬼。


 


「嗝~」


 


又一下。


 


「嗝……唔……哪?」


 


再一下——这次进步了些,开始清醒回来了的样子。


 


如果是平时的话,绘里应该早就对醉酒了的家伙失去了耐心,直接丢在楼道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而现在,虽说已经被希的酒嗝弄得完全没有了意见,绘里却意外地有耐心跟身上趴着的希做着交流。


 


「到家了哦,钥匙呢。」


 


「唔……花盆、底下……」幸好希还没至于醉到完全神志不清的地步,稍微犹豫了一会、口齿不清地说出了藏钥匙的地方;不然绘里可能就要考虑跟希一起在这楼道上呆到天亮再想办法安顿希了——毕竟下了计程车之后走的那一段夜路,已经是怕黑的她的极限了。


 


艰难地一边扶着希一边用脚挪开花盆,最终终于在启明星的星光中顺利地把传说中的醉鬼DJ平安送了回家的绘里,莫名地有成就感。


 


实际上,路上被夜里的冷风吹了那么会,希被酒精占据了一部分的大脑早就开始清醒回来了。要说为什么明明如此还装作大醉的样子,大概是为了报复刚才自己含着啤酒的时候绘里嘲笑自己的事吧,当然,也有想看绘里好玩的反应的成分在里面就是了。


 


这是个微妙的世界——关于东条希为什么会对绚濑绘里产生兴趣的原因,大概只能用这个理念来概括。


 


学生时代里,几乎每个学校都会有那么一个人气极高的、作为众多少女们课余话题的中心人物的存在,希所就读的音乃木坂学院亦是如此——而那个人正是当时的生徒会会长绚濑绘里。


 


金发、混血、身材好、成绩优秀、生徒会的工作也得到老师们的好评,全身上下散发着钻石一般耀眼的光芒的女性,无疑是女校中那个年纪的女生们理想着并追逐着的【姐姐大人】。


 


但是呢,并不是因为这种俗套的理由。


 


回忆起自己之所以会对绘里产生趣味的开端,正在被对方连拖带抱地弄进自家浴室的希,因醉酒而发着红的脸上不禁扬起笑意来。


 


该怎么说呢,在人前十分强势且得体的生徒会会长,那天因为工作而晚归,在穿行在没什么光源的校园里时,全然没有了平日的风范、而是像受惊的小动物一般一惊一乍,甚至被吓得眼含泪水的模样,在因回校取课本而刚巧撞见了这一切的希的眼里,意外地可爱。


 


那时候就在想了,这么有趣又可爱的人,能够成为朋友就好了;只可惜直至毕业,都没能找到说上话的好时机——原本以为可能真的就这样错过了机会的希,却在被妮可软磨硬泡地拉去她家夜店里当DJ的第一天,深切地体会到了什么叫【上帝为你关上了一扇门,必定为你打开了另一扇窗。】


 


总之就是这么微妙。


 


「——烫、烫!」


 


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的人很快就被热毛巾糊在脸上的温度拉回了现实当中。


 


挣扎着把热毛巾从脸上扒下来,坐在浴室地面上的希哭丧着脸看着凑在自己眼前一脸轻松的绘里,总觉得自己的脑袋似乎又开始发热——忽然被靠得那么近真的有些不妙,尤其是自己刚才还在回忆关于这个人是事情的情况下。


 


而且对方手中还拿着蓬蓬头。


 


「绘里里、你……先把蓬蓬头放下好不好……」


 


「不、好。」


 


绘里的罪恶之手伸向了水的开关。


 


「呜哇————」


 


——哗啦啦啦啦,落雨大。


 


——哗啦啦啦啦,水浸街。


 


——哗啦啦啦啦,醉鬼淋成落汤鸡~♪


 


D


 


最后在浴室里闹腾着洗掉了身上的酒精味的两人,一人裹着一张毯子,靠着沙发背坐在空落落的落地窗前。


 


明明比较想睡觉,但是被希拉着自己的衣袖说要一起看日出的时候,看着翠色的眼眸里似乎在闪闪发光的期待,拒绝的话好像根本就说不出口了。


 


总有种这是要谈人生的错觉。


 


「看日出的时候,会觉得跟打碟的时候一样,整个人都充满了spiritual power~」


 


好的,这就是在谈人生的节奏。


 


「看日出的话,我还真的是第一次。」


 


前言不搭后语地接着话,明明对方只是刚认识了十二个小时不到的新同事,此时却在这一种怎么想怎么不对劲的氛围下靠在一起看日出——大概是希带着很亲和的气场的缘故吧,总感觉接近了之后就难再拉开距离。


 


人总是向往着温暖明亮的东西的吧。


 


黎明前的天空是一片极深的颜色,星光也消退得差不多的这个时候,是比方才送希回来的时候更加暗的天色。


 


那么暗的天空,平时一个人独自看到的话肯定是要怕得发慌的,而现在却因为身边有个人和自己一起等待着日出而莫名安心;人真是奇怪啊——这么想着,斜眼朝边上的希瞄过去,没想到再一次被对方把视线抓了个正着。


 


这家伙是会读心术吗?


 


而抓住了绘里偷瞄的视线的希,脸上的笑容有些狡黠,一看就知道是要开始做恶作剧的征兆。


 


「绘里里要是怕黑的话,咱可以借给你抱抱哦。」


 


该不会除了会读心术之外还会透视眼吧?


 


微妙地对瞄着——那双漂亮的绿眼睛里面,难道藏着光吗,为什么总觉得闪亮闪亮的呢。


 


ドキドキ、ドキドキ——花好像又开了。


 


看着绘里脸上毫无掩藏的生动的表情变化——啊,果然好有趣呐——恶作剧成功了的希是这么想着的。


 


很久之前就发觉了,如果是自己觉得是很重要的朋友的人、或者说是普通意义上喜欢的人好了,基本上自己都会在不过分的原则范围内稍微欺负欺负,越欺负关系就会越亲密——比如说希现在唯一的好友妮可,就算高中三年被希欺负到现在还留着一两个心理阴影,但毕业以来一直都保持着亲密的损友的关系。


 


所以说现在的话,不仅仅是因为【有趣】才来欺负绘里的,还因为【喜欢】啊——当然是还在朋友意义上的【喜欢】。


 


因为一直以来都是很寂寞的一个人,兴趣爱好也很奇怪,更不擅长与人交往也很少主动去交朋友。


 


而这么迫切地想要成为对方亲友的心情,似乎真的是从来没有过的。


 


很久很久以后,回想起真正相识的这个凌晨的情形的希,都会露出会心的微笑——上帝为高中时候的东条希关上了一扇再平凡不过的门,却在现在为25岁的东条希打开了另一扇通往幸福的落地窗。


 


窗外的天色开始微亮,黎明的渐变色逐渐占据了天空,阳光透过远方的云层渲染出来的是带着微红的蓝,驱散了原本暗沉的灰黑——日出的开端总是这样瑰丽。


 


慢慢升起的太阳在遥远的尽头,带着暖白的光辉映入眼中的时候,绘里也默许了希在自己的肩膀上压上的重量——秋天的早晨里,左肩和脸庞都是暖的,视线也沐浴在不明显的光中。


 


人总是在向往着温暖、明亮的东西的。


 


只是温暖而明亮的,到底是眼前的日出还是别的东西呢。


 


也忘记有多久了,谁都没有再说话,谁也没有再看谁,被希靠着肩膀,就这样看着太阳从躲在地平线下至完全升起到视野里;这样莫名其妙的场景,不知道的人看到的话,大概会以为这是一对相处了多年的恋人吧。


 


啊,想太多。


 


感慨完自己的脑洞开太大的绘里,低头看了眼没有任何自觉的、枕到自己肩膀开始发麻发酸的希,才发现安逸地靠在自己肩头的那个人,早就闭上眼睡着了。


 


说好的spiritual power呢!?


 


说好的一起看日出呢!?


 


说好的呢!?


 


即使心累地在心里咆哮着,看着稍微有点婴儿肥的脸上安恬的睡颜,最后也只能没辙地托着对方的脑袋,让希枕在了被子上。


 


好的,沙发归我。


 


这么想着绘里拉上了落地窗的窗帘。


 


E


 


继续放任东条希一个人这么过日子的话,迟早有一天会在报纸的社会版面上看到诸如【独居的夜店DJ离奇死亡】之类标题的新闻——在下午时分被饿醒的绘里,在打开希所居住的公寓里的冰箱,看到里头跟这个房间一样清洁的景象,默默地这么想着。


 


难道说冰箱只是装饰品吗。


 


犹豫了一会儿,最终给自己倒了杯水,然后折返出客厅。


 


方才醒来时还在地板上抱着被子睡成一团的希,现在全然没有自觉地以一个还算是正常的姿势仰躺着——正喝着水的绘里差点没在借着窗帘缝隙透入的光瞄到这个景象的第一眼被呛出毛病来。


 


「——咳、咳咳……」


 


画面太美。


 


就是觉得看了之后不太好。


 


穿在身上的背心的作用根本已经意味不明,白花花的大腿和差不多要从背心里跌出的胸部——啊啊啊,大脑里面已经不知道到底在想什么了。


 


被咳嗽声打扰了睡眠的希,不乐意地鼓着脸颊、翻过身来继续抱着自己的被子——唔,还没到咱起床的时间嘛——迷迷糊糊间却发觉有人站在自己跟前。


 


由本能引诱着,最终撑开了睡意惺忪的绿眼睛。


 


模糊的世界,以及站在昏暗的房间里仅有的暖光中的那个人——纯粹的金发、宽松的白色衣裳、逆光之中看不清晰却仍旧觉得轮廓过分美好的脸庞。


 


依稀地记得,这样美好的画面,只出现过在小时候跟母亲去教堂时瞥见过的壁画中。


 


「……天使哦?」


 


喃喃自语着,眯着眼想要将忽然出现在眼前的【天使】看得更真切些,这样有些孩子气的行径,让被误当做天使的绘里不禁失笑,忍不住顺着她的意思接起话来。


 


「——是天使哦。」


 


微微俯下身的感觉就像在哄小孩子一样,虽然得到了回应的那个人真的就笑得跟个得到了糖果的孩子一样满足。


 


有点温馨。


 


「唔……呃?!」


 


只是下一秒终于清醒地反应过来的希,猛然醒觉过来的、小秘密被别人发现了的时候慌张到满脸通红的神色,在绘里的眼中比刚才那种哄小孩子一般的对话更加有趣。


 


「刚才的——忘掉啊啊——」


 


从来都在满满的spiritual power中迎来自己新的一天的希,终于迎来了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一点都不spiritual但是过分微妙的起床。


 


要知道神总是喜欢跟世人开玩笑的,尤其是对他所眷顾着的人们。


 


 


F


 


咱家的饭桌上,现在有料理在发着光呐——超spiritual的。


 


光是看颜色就令人很有食欲的红菜汤、煎得很完美的金黄色的厚鸡蛋卷以及自己叫不上名字的小菜——厨房里忙着的绘里在希的眼里就跟桌上的料理们一样在发着光——虽说那头耀眼的金发本来就会发光。


 


在这个时候来到了东条希的生活里的绚濑绘里,某种意义上说来的话,的确可以被称为【天使】。


 


终于有那么一天上班之前吃的不再是外面便利店里卖的肉包或者自己煮的速食拉面,而是产自于自家厨房的热乎乎的家常料理——虽然自己也不是不会做饭就是了。


 


看着绘里最后端上桌的炖排骨,两个小时前被绘里硬拉出门一起去超市买菜的不快瞬间烟消云散。


 


「开动了~♪」


 


明明只认识了一天都不到吧,这样子在对方家里做饭,然后面对面吃饭什么的,就像认识了很久的朋友一样——但是也并不是全然放松的氛围,长期在夜店里接触各种各样不同的人的绘里,能够从希的细微的视线变化中看得出对方有些小紧张。


 


说到底名号在外面多大都好,终究都还只是个普通的女性。


 


——那么疑问就来了。


 


「呐,我说……希为什么会成为DJ呢。」


 


被问到的希把视线从桌上的料理间抬起,看着绘里的蓝眼睛,边咽下口中的食物边思索着的样子,最终才支吾着说出个含糊的答案。


 


「这个嘛……不知道呢——真要说个理由的话,也只能够说是命运对咱的引导了吧。」


 


对啊,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一直做到了现在这个盛名在外的程度。大学一年级在占卜的指引下得到了在夜店打工的机会,奇怪的天赋也是由那时发掘出来的;从勉强把握节奏的菜鸟成长为传说一样的存在,如果仅仅说是兴趣的话,实际上是不必做到这种地步的。而直到被绘里问着缘由的现在,自己所做着的这一切依旧是十分的意味不明。


 


打碟很开心啊——就像从高中开始一直沉迷依赖到现在的占卜一样,不明不白就上瘾了;这样的情况的话,也真的只能说是因为命运的指引。


 


「说得神秘兮兮的……」


 


不可思议的是,自己居然有相信的意思。


 


大概是因为从昨晚对方【明明被烫得快哭出来、也不愿意吐出口中的烤肉】的这件事开始,自己就已经认识到了,这是个某种意义上来说不能够套用常规理论的家伙。


 


总之就是个奇怪又有趣的、莫名可爱的女性。


 


不经意间就被吸引了——会和对方在浴室里闹腾、会答应一起看日出的请求,达成了朋友一样的关系;虽说从小到大都不擅长拒绝别人的自己收获过许多自己并不太乐意接受的友谊,但是这一次意外地没有半点抗拒感,反而有几分主动的念头。


 


以前从来没有想过的吧,能够跟一个认识不到一天的人自然而然地就这么变得亲密起来。


 


或许真如希所说的,是由于命运的缘故。


 


看起来很多朋友、却意外地缺少倾诉、过着充实的每一天心里却会空得发慌的绘里;并不擅长交际、根本连朋友都没有几个的、总是表面装作不在意的希——也不知道是谁的线先和谁的线相交,然后就被操纵命运的手揉合了起来。


 


——而由日后被两人烦得爆肝的妮可来概括的话,就是两个寂寞的又思想成熟的麻烦鬼的会师。


 


     


G


有【希】在的周末的夜晚,对于那些夜店达人来说,简直就是狂欢。


 


不管看多少次都只觉得:可怕。


 


幸好同自己一起负责吧台的后辈是个实干派,不然的话,持续这样的工作量不累到虚脱才怪——虽说平日工作时跟对方偶尔闲谈起来只能得到过分简洁的回答,而且能聊的话题也是来来去去的那几个,最终无论怎么都会演变成自己在那里自说自话的情形——但是在现在这个忙得差点转不过来的时候,就能够深切地体会到这个少言的家伙的可爱之处;不过果然还是跟妮可和希的对话有意思一点,尤其是总会给人意外的答案的希,似乎一说上话就不想停下来一样。


 


希、希希、希希希——中毒一样。


 


明明也就只开始了一个月不到的交集,关系忽然就变得很要好,有时候下了班会一起吃个宵夜顺便被对方用摩托送回家,一路上跟希抱怨琐事或者听希抱怨一些琐事——总之现在的状况是如此意义不明。


 


【总觉得这样子就像认识了很久的亲友一样——之前高中的时候也有想过要和绘里里成为朋友,没想到现在真的实现了呢~】


 


说着这种话的时候还配上极其灿烂的笑容的希大概还没有自己是在某种程度上的【作孽】的这个自觉。


 


手上的工作没有停止,目光却越过热度过分高涨的舞池,也不知道该不该庆幸一下这一次视线没被马上发现,带着一种连自己都不明所以的情绪去注视打碟台上的身影。


 


音浪能把头脑冲到发起烧来,狂热的人们在酒精和不知名的火热舞曲的浸染下,舞动手臂、摇晃着身体,像是在冲脱束缚般的舞姿并不雅观,但谁又会在意呢——混夜店这种事,开心就好了嘛。


 


希的动作不止一点浮夸——好吧,也许可以直接说简直就是在诠释【打起碟来连自己都打】的境界——但是意外的……可爱?


 


——キラキラ。


 


如果不是大概了解了希是个怎么样的人的话,可能还真的会被【传说中的DJ】这样的光环闪瞎眼睛、顺便欺骗直觉了吧。虽然希的确是个蛮擅长隐藏的人,就拿第一天自己的走眼来说,就已经是个足以证明观点的例子——虽然现在偶尔的一瞥也是足够撼动的,但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却会是拨开了所有的幻彩之后,日常里那有点婴儿肥的脸上有趣的神色。


 


最终这样的视线,还是在收回之前就被抬眼扫视场内的希逮到了——结果自然又是接收到了来自传说中的DJ小姐的眨眼。


 


明明知道,DJ在打碟的时候到处朝别人放电也是常有的事。


 


但是……会很开心?


 


「绘里前辈……客人要的不是果酒……」


 


终于可靠的后辈也是一脸【这人是怎么了】的表情过来纠正绘里今晚再一次犯下的超低级错误,得到的却是对方带着满脸意味不明的笑容递过来的另一种口味的果酒——居然还是粉红粉红的桃子口味。


 


在认真地考虑了换工作的可能性的大小和时薪的比例之后,理智尚存的园田海未最终还是接过了那瓶粉红粉红的果酒,然后选择了靠自己。


 


H


 


初冬的天空褪去最后一分昏暗,完全亮了起来的时候,绘里才在眼睛被阳光直晒和左肩被压得发麻的不适之中转醒过来。


 


虽然不是太舒服但是被子好暖,完全不想动的早晨——说好一起看日出的两人,就算一直都在聊着有趣的话题,终于都是没能在疲惫的打压下坚持到那抹鱼肚白在天际泛起的时候,靠着沙发背挨在一起睡着了。


 


想着亚里莎这几天外出,希的家也离工作的地方近一些,才抱着尝试下看看的心情试着跟希商量说暂时借住几天——毕竟就算已经是关系很好的朋友、作息时间也比较一致、在希家过夜的情况也不是没有过,但是一连几天借宿的话总是会给别人造成不便的——结果希几乎都没怎么考虑就爽快地答应了。


 


该说是意料之外还是意料之中呢?


 


意料之外的是希会马上就答应下来,而且还很开心的样子;意料之中的是希有些思维方式是不同于常人的。


 


反正,总之的总之,现在就是这么个情况。


 


「唔……早上惹……抱歉……每次说和绘里里看日出都会不小心睡着……」


 


靠在自己肩上的人明显也是半梦半醒的状态,因没睡醒而比平时更软绵绵的声音,含糊地说着抱歉之类的话,但是却没有半点要从绘里发麻的肩膀上离开的意思。


 


稍微低下头去看仍然闭着眼睛没有任何自觉地发出着意义不明的、可爱的哼声的希;不算强烈的阳光为发丝打上的光泽也加深了些那脸庞上的阴影,那样恬静的微微上扬的嘴角,虽然说眼袋有点严重,但的确是很美好的睡颜。


 


——但是就算是传说中的DJ的、可爱的睡颜也不能缓解肩部发麻的痛苦!


 


「真是的……希醒过来了就快起来啦……」


 


「咿呀~不要……外面好冷、绘里里超~暖~和~」


 


得到了【超暖和】这样的评价的绘里,也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好。


 


耍赖可不行哦,希小姐?


 


虽然是这么想着,但是也没有动手去推开希的意思,反正之后总能逮住希用晚饭作为条件让对给自己揉揉发麻的肩膀。


 


这样的相处,可以说简直就已经像是情侣了吧,但是乐在其中的这两个人——大概可以这么形容吧——谁都没有那个自觉。


 


继续将自己脑袋的重量放任在绘里的肩头的希,其实一开始也并没有要一直压下去的意思。而说着【绘里里超~暖~和~】这样的话的时候,可是真的有稍微不好意思了一下子的。


 


真的很暖和啊——


 


明明平时自己一个人等日出的时候,不会不知不觉中就开始打瞌睡的。


 


喜欢坐在落地窗前看日出,也并不是完全因为自己说的【看日出的时候,整个人充满了spiritualpower~】这样的原因,而是喜欢上了阳光慢慢驱散黑暗,最后将孤独的自己包容在充满了暖意的光中的感觉。


 


但是和第一次绘里一起看日出的时候,身边挨着一个温度的情况下,对阳光的期待也就似乎被有人陪伴着的温暖冲淡了;因而后来只要绘里在的情况下,对日出的专注力都会被对方的温度转化成莫名其妙的安心感,意识慢慢地被睡意拖走。


 


绘里里就像咱的天使一样。


 


这样下去可不行哦——就算是关系越来越好的亲友也……


 


提醒着自己,又忍不住开始向身边的绘里撒起娇来。


 


是因为都在冬天的时候,怕冷的自己特别喜欢温暖的东西呢,还是因为别的缘故呢,总之真的很喜欢这样子挨着绘里里的感觉。


 


——啊呀、刚才是不是说了【喜欢】呢?


 


好像是的吧,不知道啊。


 


总之就是,花开了一般的,满世界的满开。


 


该说是美妙还是不妙呢?


 


反正有人觉得这样蛮美妙的。


 


 


I


 


要知道,就算处于温带上,日本初冬逐渐转冷的日子也是足够让怕冷一族开始伤脑筋的。


 


凌晨的街道灯火本来就没多少,连片的黑暗似乎要与仅有月与星的夜空融为一体——下意识地害怕着黑暗的绘里,死死地抓着摩托车尾的金属架子,却被冷风吹得双手发麻。


 


明明平时都会没什么所谓地抱住希的腰的吧。


 


【话说在前头哦,虽然希她有时候神秘兮兮的,而且是混夜店DJ这一行的,但是作为希最好的朋友的我最清楚了,她可不是什么随便的人——所以说,交往这种事,就算绘里你是个好女人——也要有负起责任来的觉悟!】


 


今天被老板妮可单独拖出去谈话的时候,一开始就是劈头盖脸的这样一句话,直接把绘里的思维引爆。


 


【哈?】


 


摸不着头脑的绘里跟一脸严肃的妮可大眼瞪大眼半天,才等来对方反应过来之后的下一句话:


 


【——等等,难道你们没有在交往吗……已经到了这份上还没有在交往吗!?】


 


已经到了这份上——是指留宿?


 


【没有在交往……留宿的话,妮可是希的朋友……应该也有过的吧?】


 


然后就看到对方一脸被戳到了痛脚的、爆发前夕的表情——


 


总之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妮可的话就基本可以归类为:【上班前下班后都几乎凑在一起讲个不停、休假日基本上都约出门玩、看起来十足十像情侣的你们居然没有在交往!】、【明明都是朋友,高中以来我就去过希家两次而你才认识三个月就几乎每个星期往她家里跑这算什么!】以及【你们两个如果不是在交往就有点自觉啊平时场子里面少点对着放电好不好!】


 


——这样说起来,是不是真的应该反省一下?


 


但是也并没有哪里不对吧?


 


本来就不是那种没什么自觉的人。因为深知人与人之间,一直以来都是在靠近之余留出空隙来的;所以一直以来就算跟很多酒客看起来相谈甚欢,其中也必定会保持着十足的距离感。但是偏偏希身上的气场,总会让人在不知不觉之中就没有了关于界限和防备的概念,结果就导致了越走越近的现在。


 


暧昧不清。


 


忽然醒觉过来的时候,已经变成了这种地步。


 


但是如果、如果说绘里是不喜欢这样的关系的,或者说是希不喜欢这种关系的话,现在不会是这种状况的。


 


也许就跟天冷了会想要被拥抱一样,孤独久了就会想要有人能去靠近,而当对象是没有表示反感、也没有表示出明确的底线的希的时候,两个人的距离就开始向无限接近零的数值靠近。


 


能怪谁呢。


 


先开始吸引目光的人是希,但是选择靠近的人是绘里。


 


——怪我咯 (´・ω・`)?


 


但是很开心吧,和希在一起的时候。


 


没有谈过恋爱、或者该说是没有正式谈过恋爱的绚濑绘里小姐,在认真地考虑过后,真的就萌生出了【要是恋爱对象是希的话,谈恋爱好像也真的不错。】这样的念头。


 


不仅仅是不错吧,虽然希有些生活习惯是很糟糕甚至令人担心,总是喜欢捉弄人这一点也是让人哭笑不得,但是待在一起的时候,安心感和归属感会占满心房这件事,是不会假的。


 


视线里是希的背脊。


 


如果目光看着希的话,旁边可怖的黑夜就看不到了。


 


如果抱住的话——


 


「呐……绘里里今天是忽然不怕黑了嘛……可是咱背上很冷哦?」


 


诶?


 


「真是的,希又嘲笑我……」


 


才想起来,之所以会在坐在希的摩托车后座时能没什么在意地搂住希的腰,是因为一开始的时候希说了【凌晨的时候,路上很黑的哦,两个女孩子在路上的话还是抱紧点的好~】这样的话——分明就是在嘲笑自己怕黑这个事实——虽然在那之前就被希看出来了,但是既然对方都帮自己找了台阶,又有什么好计较的呢。


 


希到底什么心态嘛。


 


就算抱怨着,也顺着对方的意思去抱住,隔着外套的衣料贴着希让人安心的背脊,冻得有些发麻的手也在希的外套底下暖着,就像这几天清晨时分看日出的两个人靠在一起的感觉一样温暖。


 


暖着的不仅仅是身体,是心脏。


 


订正一下好了——如果恋爱的对象是希的话,一定会是最棒的恋爱。


 


J


 


没完没了了。


 


没完没了的放电在夜店舞池的半空中越来越频繁。如果真的会具象化的话,打碟打到只记得电该往哪个方向放的紫发DJ和变着花样甩调酒盅的同时还不忘给对方甩把wink的金发调酒师之间的那片空间上空,必定是一片粉红且带着桃心暴击效果的【电光】。


 


那边那位DJ小姐,以及那边那位调酒师小姐,你们没有在交往的话麻烦收敛一点好不好——不对、就算有一天你们真的在交往也请务必收敛点!


 


明明在工作期间那么明目张胆且轻车熟路地相互放电,私下里却像个纯情的小女生一样,谁都没那个放开了去说的胆,若不是为了店里的生意,妮可真心想把这两人一起开了让她们自己纠结去。


 


超后悔的,当初就不该用【高中时候的生徒会会长绚濑绘里在我们那里做调酒师】这种理由来邀请希——但是不用这个的话,才不会那么容易就让希答应下来。


 


【一起工作的话,就能够成为朋友了……希你不是一直都对那个家伙念念不忘的嘛?】


 


曾经从友人不经意的言辞中得出的对方对那位金发的生徒会会长的憧憬,并以此作为对友人的嘲弄的反击,后来则将其作为轻易将爱捉弄人的友人请来的有利条件。那时候心里雀跃着的妮可没想到过不了多久,她就开始重操高中时候【东条希的情感小天使】这个旧业。


 


最近一次对话的情形是这样的。


 


在逼问绘里、而后向绘里抱怨了一小时之后,那天夜场开始之前,希久违地邀请了妮可一起去洗手间——高中的时候保留下来的这种小女生之间的陋习,在成年这么久之后再一次经历还真是各种意义上的微妙。


 


【……妮可亲,现在这个样子,会不会有点过火?】


 


哦,原来希还有这个自觉——怕过火的话你就不要在打碟的时候老向绘里放电啊!也不要答应这几天让她暂住你家这种事情啊!


 


【——所以你真的不考虑跟绘里交往的事情嘛?】


 


【能够做到亲友这样子的关系咱其实也很满足了……成为恋人这种事,完全没准备好呢……】


 


这两个人,某种程度上来看的话真的可以说是百分百的绝配。


 


命运这种东西、恋爱这种东西……唉。


 


偏偏是这两个麻烦的家伙——从高中开始一直保持着完美的孤独、基本上跟包括朋友在内的绝大多数人保持着距离感的绘里;一直以来都没什么朋友,有什么事情都喜欢往心里藏、更不擅长向他人表达情绪的希。


 


虽然是嫌两人麻烦,但是也由衷地希望这两位友人能够找到真正的幸福。


 


不管是哪个神都好,请保佑她们俩都不要出什么乱子——


 


【嘭——】


 


神爱世人,但神一定不爱我——在依旧热闹的音乐之中,看到与那声巨响相关联的一幕的时候妮可的大脑里除了【BOOM】一声炸了之外,就只剩下这样一句话。


 


迷乱的灯光中,站在打碟台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倒在自己脚边捂着鼻子的男人的金发女性,如同神话里的女战神一般。


 


虽然看不到绘里脸上的表情,但是平日里总是笑脸迎人的调酒师忽然跟客人动起手来这件事也足以说明事情的严重性——周遭的人都只围成了一个圈,谁都没有上前去出头的意思。


 


绘里环视了周遭,见没人打算上前也不多作停留,拉住刚放好了耳机还打算说些什么的希,丢下一句【失礼了。】就匆匆带着对方拨开人群离开了这片瞩目地。


 


用目睹了全过程的园田海未的话来简单粗暴地总结起来,就是绘里揍完那个去打碟台调戏希的醉鬼之后带着希跑了。


 


【ShaLalalalalaLoughing Out Loud! Shalalalalalala LOL!】

【L-O-L!】


 


站在震耳欲聋的音乐中,看着一场子的狼藉,妮可心想这歌词真【应景】——真想什么都不管地大声笑出来,虽然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大概是被那两个麻烦鬼把自己的脑子搞坏了吧——看来改天得休个假去一趟西木野综合病院看看。


 


【L-O-L!】


 


K


 


手被拉着跑了好远,到达了不知道处于哪里的有着微弱的光的墙根下。


 


「稍、稍微靠一下就好……脚软而已。」


 


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绘里话中的意思就被抱住了。方才一拳正中来捣乱的男人的鼻子,而后没有给自己任何话语权就将自己从工作中拉走了的那人,现在反而像受惊一般紧紧地抱着自己在发抖。


 


明明刚才还那么帅气呢。


 


抚摸着对方柔软的金发,心里在想的是【为什么这个人会那么可爱】。强装镇定把自己带出来,直到现在才忽然开始后知后觉地害怕起来——会害怕的话,不去管不就好了——但是刚才绘里走过来的时候,自己分明就安心了下来。


 


「其实咱自己也能解决的啦……绘里里下次不要这么冲动哦?」


 


「做不到……下次也肯定会头脑发热为了希冲上去的。」


 


得到这样的回答,明明有直觉对方肯定会这么说,却还是在听到的时候忍不住轻声笑出来——幸福意义上的轻笑。


 


绘里、绘里、绘里里。


 


已经中毒了,在绚濑绘里身边呆久了的东条希也已经中毒了。


 


像现在这样被颤抖着的绘里抱住,感知着对方害怕的情感的同时,也能从对方那里得到寒冷中的温暖;可以的话,真的想被这样一直抱着。


 


「希不准笑啦……」


 


大概是误会了希的轻笑,把头埋在希的颈边的绘里马上抬起不知道因为什么而发着红的脸来,发出着抗议。


 


「咱不是那个意思。」


 


也许从一开始的时候,被命运牵引着成为了DJ,是因为神知道有那么一天,她能够来到可爱的、看起来可靠而实际上总是逞强的绘里身边,去终结两个人的孤独。


 


忍不住想去确认,现在到底算走到了何种地步。用微凉的手捧住了还有几分质疑地看着自己的绘里的脸庞,试探着将亲吻落在金黄色的刘海上。


 


如果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的话。


 


在对方回应回来的,轻轻落在嘴唇上的温度之中,没自觉地接近到了极致的两个人,终于认清楚了——关于东条希喜欢上绚濑绘里、而绚濑绘里又刚好喜欢上了东条希的这件事情。


 


ドキ。


 


我的世界已坠入爱河,与你一同。


 


ドキ。


 


按着地图上对希的手机的GPS定位,一路寻找两人到这里的妮可,远远地站在街灯下看着这一幕。


 


虽说是有找这两个人好好算账的打算,但是果然还是留到明天再说吧?


 


这么说着表面上目的是【想找两人算账】,实则是因为担心两位友人的安危才在第一时间把场子丢给海未跑出来的妮可,边转身往回走边用衣袖抹了抹眼角——什么鬼天气啊,把妮可的眼泪都冻出来了……才不承认是因为看到你们两个烦人的家伙的HAPPY ENDING而感动出来的眼泪呢。


 


那边的两位——回头你们可要请我吃饭,知不知道!


 


——话说回来,你们谁还记得一下场子里面给你们收拾烂摊子的园田小姐,她真的打算写辞职信了哦?


 


 


===================FIN==================


 


 


 


【彩蛋】


 


绚濑绘里跑出去揍人的30秒前。


 


「居然敢对希动手动脚,这种事情绝对不允许——」


 


看着金发的前辈紧紧攥住拳头的紧张模样,不由得在心里默默为这位虽然很喜欢没事给自己添麻烦、但是关键时刻确实很可靠的前辈加起油来——对于绘里前辈和希前辈的事情,光是每天听老板抱怨和看绘里前辈和希前辈的放电空战都足够了解清楚了。


 


「海未……等一下要是我打不过的话,你稍微帮下忙好不好……」


 


所以说哪有人会在没开始之前就已经给自己树FLAG的,前一秒的气势呢——以及绘里前辈你的腿不要再发抖了。


 


要不要那么怂。


 


=====TURE·FIN=====



2015-11-21 /  标签 : 绘希lovelive 91  
评论
热度(91)
  1. 蛋包饭自己骺死自己的字典典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