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包饭

我生为吃货我自豪~

路程(34

nekonekone:

34


喜欢,就要去告白吗?没有这样的规定吧?


楠田将浸在水中的毛巾捞起拧干,然后擦去冲洗掉洗面奶之后脸上还留有的水痕,擦完之后,将毛巾挂回到了毛巾架上之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在房间的梳妆台前坐下,把视线放到面前的镜子上,看到脸色差的吓人的自己。


“只是一个晚上没睡而已,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果然是老了吧,我。”小声的说出这句话,明明之前就算一晚上没睡第二天的时候还是很精神,只是过了25岁这个分界线而已,差别就能这么大吗?


那么那个已经三十一的人还常常的熬夜打游戏,第二天还能应对那么满的工作,而且可以好好的完成,真的好厉害。


不过这并不是什么值得夸赞的事情就是。


在越来越浓的妆面下肯定是无比疲倦的容颜,真希望那人可以更加合理的安排好自己的时间,熬夜什么的,真的很伤身体。


“哈啊。”无奈叹了一口气,今天一天还没有真正意义上开始就已经把精力消耗的差不多了,然而接下来除了今天的工作之外还有很麻烦的事情要解决。


自己和南条之间,到底要何去何从。


就是思考这个问题,让自己一晚上都毫无睡意。


一次次的思考,反复的确认,已经可以肯定自己是喜欢南条的没错,内田提出来的那些奇怪的地方,其实只是单纯的,不想被自己喜欢的人知道自己和其他人纠缠不清以及普通的吃醋和不甘心而已。


把这些情况告诉南条,然后趁着这个机会就和南条告白了吧,这样的话一切的问题就能解决了!


......的话就有鬼了。


无论自己对南条告白,南条接受与否,都会出现新的问题,而不是变回和之前两人那样的和谐共处,相安无事。


和南条告白,如果失败了......反正十有八九是会失败,不过失败也分两种可能,一种是南条可以接受女孩子,那样的话自己和她告白被拒绝了最多之后见面时变的尴尬,不过也有那种告白失败但是就变的坦然起来,反而变的轻松,自己会是哪个类型完全不能确定,所以具体到时候再思考就可以,糟糕的情况是南条是不能接受女孩子的类型,那自己贸然和南条告白被南条讨厌了的话......


啊啊,就是像内田说的那样,最差的结果也就是南条和自己变的形同陌路,和自己不告白就被动的顺其自然的结局是一样的,但是这并没有让楠田增加一丝的觉悟。


当然如果就是这样很单纯的被南条拒绝了楠田感觉自己应该会还好,但如果南条为了让自己快点死心而加上一句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那楠田肯定自己会吃不消。


刚刚才确认的自己的心情马上就吃上这么一个大鳖怎么可能吃的消。


但是事情会这样发展的机率高到可怕,毕竟南条之前才邀请久保一起去泡温泉,还是三天两夜,又是一间房......


虽然这在女生之间完全就是属于正常的范畴里,但是大概是因为自己现在对南条的看法改变了吧,对两人之前的关系是不是只是单纯的好友而已产生了一些想法。


毕竟久保毫无顾忌的叫着她爱乃。


这些真的很容易让人产生一些想法。


这些东西加在一起,真的很难让人有勇气去和南条告白,而且就算退一步说,自己对南条告白她接受了……


楠田感觉自己还没有做好准备,和南条晋升为恋人关系。


再说喜欢的话,就一定要去告白吗?只是单纯的喜欢着不行吗?所谓的喜欢的心情,能不能传达出去,重要吗?


她觉得自己和南条之前的关系也非常好,不成为恋人完全没有问题。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在这样的情况下,突然和南条告白,感觉就像是为了帮自己做出那些事而找的借口一样,让人讨厌。


然而现实是今天就要和南条见面了,在目前有的几个办法之中,只有这个的可行度最高,已经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了。


看着镜子里自己已经用厚厚的粉底遮盖掉倦容的脸,确定绝对不会露陷之后在脸颊上刷上了少许腮红,拿起蜜色的唇彩,涂抹在自己的嘴唇上,这样看起来就正常多了。


起码可以出去见人了。


要不装病请假在家里好好的想想和南条之间的事情要怎么处理?


哈哈哈哈开什么玩笑,且先不说自己刚刚才休息了三天,有很多的工作要做,两个人的广播剧自己请假算是怎么一回事!虽然说南条的话一个人也完全问题就是,但那样就成为绚濑绘里广播剧而不是希绘里广播剧了。


太阳穴开始抽痛,下意识伸手按住自己的太阳穴,开始按摩,希望可以帮助自己缓解一下疼痛。


带在手指上的戒指和脸上肌肤接触到的时候,楠田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之后把自己的手移了面前。


南条送给自己的戒指。


当时强迫自己收下的戒指,还说了之后有了喜欢的人的时候就拿下来扔掉吧这样的话,现在自己喜欢上的人是南条......不知道这戒指是应该拿下来才好还是继续戴在手上才好。


头部的疼痛感又增加了一分。


忍着疼痛皱着眉想了一下之后,动手把这枚戒指拿了下来,放在了自己裤子的口袋之中。


最开始南条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自己已经答应了,所以拿下来无可厚非,不过肯定不会拿去扔掉就是,也可以接着这个机会试探一下南条,看看她要是以为自己喜欢上了哪个人,会出现什么样子的反应。


“啊,想了太远了吧,我。”连之后和南条见面的时候要怎么办才好都不知道怎么就想到这种事情上了。


不过也没有什么时间再去想怎么做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拿着自己已经整理,今天要带出门的东西走离开了房间去到了餐厅,对着站在炉灶前还在忙碌的母亲说了一声早安,然后询问了一下母亲是否需要帮忙,母亲让楠田去拿两个杯子将自己之前已经从冰箱拿出来放在桌子上退冰的牛奶倒到杯子里。


楠田小小的答应了一声,然后走到消毒柜前,从里面拿了两个干净的玻璃杯放到桌子上,接着拿起牛奶,将牛奶倒入了杯中。


满满的那杯是母亲的,只有三分之一的那杯是自己的。


放下手中的牛奶盒在自己的位置上做好的时候,母亲正好将放着早餐的盘子端过来。


把楠田的早餐放在楠田的面前,接着拿起那盒牛奶,将楠田的杯子加满。


“一天一杯,亚衣奈。”


“感觉每天早上的好心情都会被这一杯牛奶破坏。”楠田苦笑着说,自己真的是不太喜欢牛奶呢,只是之前惯例的身体检查结果说自己缺钙之后母亲就开始每天强迫自己喝上这么一杯牛奶,她是不知道自己喝了这么几个月之后有没有把钙补到身体里,但是这么喝了几个月之后,自己的身高从四舍五入一米五到四舍五入一米五一了到是真的。“我什么时候才能把牛奶停掉?”


“等你到一米六的时候怎么样?”


“我穿上高跟鞋的话马上就一米六了!”


“看来你今天心情不错,亚衣奈。”她笑着说:“下次休息的时候再去检查一下身体,没有缺钙了就不用再喝牛奶了。”


“嗯。”楠田点了点头。


心情不错?自己的心情现在不知道要怎么讲才好但是绝对不是不错,不过这样也正好合了自己的意,从箱根回来之后一直很努力的不在母亲面前表现出什么异常,要是现在被识破了让母亲担心的话自己这几天的努力不都白费了吗,所以这样最好。


端起自己的杯子喝了一口牛奶,放下杯子之后抿了抿嘴,说道:“妈妈,这牛奶坏掉了,味道苦苦的。”


母亲没有回话,只是抽了一张纸巾放到楠田的面前,然后说道:“亚衣奈,先把嘴巴上的唇彩擦掉吧。”


看着拿着纸巾在擦嘴唇的楠田,她叹了一口气,轻声说道:“这么冒失,这个毛病不改的话,小心连对象都找不到,或者被对象嫌弃。”


“不会的。”母亲的话音刚落楠田就说出了反驳的话:“不会发生这种事情的。”


南条怎么可能会嫌弃自己,再说自己冒失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要嫌弃早就嫌弃了还能等待到现在!


“啊......”终于意识到,自己刚刚居然将南条当作了自己的对象去想母亲说的这件事情,脸上的温度猛然升高。


“亚衣奈,脸怎么突然变的这么红?”


“啊啊,只是......只是......”目光开始游移不定:“只是不小心多刷了一些腮红而已啦,最开始的时候就这么红,你没有注意到而已!”


最后在母亲质疑的目光,说出了这样的话。


-------------------------


南条很明显的感觉到,今天自己的脚踏入广播电台的那一刻开始,很多的人看自己的眼神都不一样了,还有一些给南条的感觉就好像恨不得将眼睛贴到自己身上盯着看一样。


自己虽然不是天天来,但是也算常客,至于和看稀有动物一样的眼光来看自己吗?


难道自己今天衣服穿的很奇怪?还是脸上的妆容出问题了?


低头看了看自己现在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就是之前就穿过好几次的,肯定不会有问题,脸上的妆也不应该出问题,自己出来的时候也有好好的检查过,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还是确认一下吧。


改变了线路,走进了离自己最近的洗手间,站在洗手间的大镜子之前仔细的检查自己脸上的妆容,确认没有问题之后往后退了几步,转了两圈来确认自己衣着是否有问题。


马马虎虎的程度,说不上好看但是也不会难看,绝对不至于被当成稀有动物一样盯着看。


纠结了几秒之后南条就释然了,决定将那些用奇怪的眼光盯着自己看的人都划入忘记吃药就出门的范围里好了。


自己要纠结的东西多了去了,哪里有时间去纠结这些无聊的事情。


离开的洗手间,往绘希广播剧的收录间走去。


从这里走到收录间,正常步行大概五分钟,五分钟之后,自己到达收录间,会不会见到楠田?


见到楠田之后,自己和楠田的第一句话,要说什么才好,惯例的晚上好吗?还是要说什么?说了的话,她会不会回应自己?之后呢,又应该说一些什么?


然后还有因为久保的那么一句话让自己纠结层层叠加,楠田喜欢自己什么的,这样的事情,可能?不可能?


表面不动声色的思考了好几天,没有得到一个正确的答案,所以今天的工作,南条根本就是不想来的。


来了之后不知道要怎么面对楠田,但是工作不来又没有可能不来,而且内田的那句话就真的是变成对自己来说诅咒一样东西,只要哪次想着要去逃避楠田以及和楠田的相关的东西,那句话就会冒出来时时刻刻提醒着自己,不能逃避和楠田相关的事情。


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了,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子也没有办法预料到任何,但是已经没有退路了。


站在收录间的门前,伸手抓着了大门的把手,深吸了一口气之后,说着“大家晚上好”推门进入了收录间之中。


然后并没有收到和以往一样的“南条桑晚上好”这样的回答而是几位熟悉的staff行了注目礼,还是有点暧昧的那种目光。


今天到底什么情况,一个个的出门都忘记吃药了是吗?


眼睛微微眯起,看着这些没有任何顾虑看着自己的staff们,张开嘴,笑着一字一句说道:“大,家,晚,上,好!”


“南条桑,晚上好……”


“晚上好……”


“南条桑晚上好……”


马上就将自己的视线从南条的身上收回,虽然南条是笑着说这句话的,但是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南条在生气。


没有人会那么傻在南条这么生气的情况下还去招惹南条,这个时候把自己的视线收回,才是最好的。


“到底什么情况,你们一个个的都好奇怪。”南条抓了抓自己的短发,这样问着几位STAFF,希望可以从他们的口中得到回答。“我有哪里很奇怪吗?为什么都像是看稀有动物一样看着我?”


几人面面相觑,然后很统一的对着南条摇了摇头,表示什么都没有。


这些人不打算和自己说明的意图已经很明显,那么在和他们耗下去没以后任何意思,抿了抿嘴,接着问道:“kssn来了吗?”


几人点了点头。


“平时一向话很多的希绘里广播剧的staff们在同一天得了失语症,真是可怕。”说出这么一句嘲讽意味十足的话,然后走到了收录间中。


看到原本盯着桌面的上的台本绞弄着手指的楠田在听到关门的时候而抬起头看到自己之后整个身体都绷直了。


果然一见面就会变成这样。


还是先缓冲一下吧,


没有和楠田打招呼,直接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好,将自己的包放下,看向楠田准备和楠田打招呼的时候,突然注意到自己送给楠田的那枚戒指没有掉了。


打招呼的话就这样被南条咽入了腹中。


送这戒指给楠田已经过了半个多月,就算是很讨厌,但是楠田还是有好好的戴着,所以并没有什么可能性在现在突然把戒指拿下来,不过自己在送的时候有说,有了喜欢的人的话,就把这枚戒指拿下来吧。


楠田,有了喜欢的人了?


一个有和没有各占了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的问题,让南条产生了巨大的窒息感。


——————————————————————-


其实我觉得Kssn一直挺痴汉的(严肃脸



评论
热度(105)
  1. 蛋包饭爱楠条的nek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