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包饭

我生为吃货我自豪~

【楠条】Crème de Menthe(终)

雛咲天堂:

【楠条】Crème de Menthe(终)

楠田亚衣奈终于知道,从踏入南条家大门起,心中升腾起的奇异熟悉感是怎么一回事了。

除却厨房前因工作而单独开辟出了一个吧台和几个高脚凳,其他的所有配置,几乎都与自己家中如出一辙。怪不得,当提出要去她家时会露出那么一副不自然的表情。百无聊赖地半坐半躺在沙发上,斜睨着进门以后,一脱下马甲就开始就在吧台前忙活的南条。忽然,一直默不作声的某人薄唇勾出一个弧度,忽然间开口:

“想喝点什么?”

“Crème de Menthe。”

似乎是听到了什么趣闻一般,南条饶有兴致地挑了挑眉,手下却一刻不停,从身后柜子里抽出一瓶写满英文字母的酒瓶,毫不犹豫地用开瓶器打开。不同于酒吧里表演性质的调酒,南条仅仅只是将酒液倒入杯中,但眉眼间晕开的似水温柔却比帅气花哨的动作更加具有杀伤力。只可惜,独一人有资格欣赏。

“小楠不是一杯倒的吗?喝酒什么的。”

“因为本来是给我的那杯被你喝掉了。”

浓稠的绿色液体缓缓上涨至高脚杯的三分之一处,南条收起了倾斜着的酒瓶。端起半盈的酒杯缓步行至楠田身旁,搁在楠田身前的茶几上。

“您的Crème de Menthe。”

刻意改变的声线让楠田心头一荡,时光仿佛又倒溯回了五年前,头戴针织线帽的二人在每周六的夜晚,也是用着这样的声线在录音棚里上演着名为“のぞえり”的故事。

但快乐终究是希和绘里的,不是自己的。

不记得是谁说过这样一句话:

青春,不就是彼此辜负。

楠田轻啧一声,将右手伸向茶几上的高脚杯。纤细的葱指扶上冰凉的杯壁,在施力握住的一瞬,皓腕忽地被一只白皙的手掌轻柔地握住,静静伫立一旁的某人轻笑出声,

“不是这么喝的。”

抬眼凝视南条谜一般的黑眸,楠田有些不耐地皱起了眉头。半晌,终于还是作出妥协,扫兴地甩开了她的手。

她没有看到,南条的眼神在她别开眼的一瞬间化作浓到晕不开的宠溺。

真是小孩子赌气似的倔强。心中偷偷哂笑着,南条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优雅地转过身,走进厨房打开了冰箱。

楠田翻身看着南条优雅的背影,冰冷的目光一瞬间融化了……她沉沉地呼气,像是极度缺氧一般倒了回去,用右手背遮住了不停闪烁着的双眸……

过了一会,南条回到了她的身边,手中是一听冰镇啤酒。

楠田移开小臂半掩着迷离的双眼,出神地望着南条熟练地动作。如阳光般耀眼的金色与充满盈盈生机的翠绿交融,温柔的动作没有激起过多的白色泡沫,而仅存的一层泡沫也在一点点消失。像是五年前两人的美好回忆和自己的卑微希望,都在不经意间被时间吞噬殆尽。

楠田不忍再多看一眼,就在她别开脸的一瞬,南条已经端着酒杯坐在她的身畔。

柔软的指腹点上楠田如小山般堆叠起来的眉心,携着啤酒的微微凉意,轻而易举地抚平了了紧蹙的眉峰。

“别总皱着眉头啊。尝一口吧,这可是你曾经最喜欢的前辈亲自为你调的酒呢。”

南条的声音温柔地让楠田有些恍惚,她鬼使神差地坐起身来,却在杯口的冰凉触碰到嘴唇时别扭地转过了头。

突兀的动作让南条一愣,旋即了勾起一抹了然的微笑,闲闲的开口:

“我倒是忘了,小楠你向来不喜冷饮。”

然后兀自饮下一口翠绿液体。

情,是这世上最毒的酒。

但许多人仍然一饮而尽。

……

楠田落寞地低头盯着地板上铺着的毛绒地毯,直到自己的下颔被一只微凉的手指轻柔却坚定地勾起,就在她几乎溺死在那满溢柔情的深黑湖泊之时,南条的唇猛的贴上了她微张着的嘴……

脑海里轰然一片空白,所有的条件反射全都被涌入口中的温热液体冲撞得支离破碎……费力地咽下清香满溢的酒液,悠长的薄荷清爽在口腔里萦绕,然后被探入口中的灵巧的柔软替代着、搜刮着、掠夺着……

意识被突如其来的拥吻揉碎,喉咙像是着火一般烧灼着,然后被扑灭留下一路清凉,楠田如同溺水者一般紧紧地揪住了南条腰侧的衣料。

沉睡了五年的回忆被极尽缠绵的一吻唤醒,楠田好几次想要挣脱南条温柔而又危险的网,却被南条的唇舌一次又一次地勾回……滚烫的舌尖毫无征兆地顶住上颚,坏心眼地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划着圈。从未体验过如此强烈刺激的楠田绷紧了腰,在痛苦与享受之间反复挣扎着……

够了……若不是今日亲友有预谋所制造的巧合,你南条爱乃是不是还要躲着我、避开我、不肯见我……自己付出了多少代价才筑起的心理防线,仅仅因为这满含幸福与苦涩一吻而轰然倒塌。别再这样了……这样的吻,这样的温柔,我没有承受得起的信心……我以为再次遇见你时会存有一丝理智,却发现自己在你面前依旧毫无抵抗力……

楠田松开手,猛的拽住了南条胸前松散的黑色领带。唇分,南条依然不想如此轻易地放过她,侵略性地吻去嘴角还未来得及吞咽的液体。楠田紧揪住领带的右手却处在了一个尴尬的境地,犹豫着是要拉近还是推开……

南条背过手把空空如也的玻璃杯放在茶几上,纤细的五指迅速地解开楠田外套的扣子,趁楠田晃神的片刻,已经将她敞开的外套褪至腰侧……

“南条桑……等等……喂!”

楠田的脸上浮起了与严声斥责截然不同的绯红,她拼命压抑自己唇间不断溢出的喘息声,用力扯开了南条的领带。

衬衫的第三颗扣子应声而落,在毛绒地毯上没弹跳几下就失去了踪迹。随着南条领口的敞开,有什么东西在昏暗的灯光之下如启明星般刺眼地闪烁着……

——一枚银色的戒指。

上面的N形字母自己怎么会不记得?

那是自己曾经寻遍那个咖啡馆以及附近街区都寻找不到的银光;

那是划开血与骨,深深镌刻在心头肉上的印迹;

那是誓言,是永不分离的约定。

TBC

2015-10-21 /  标签 : 楠条 41
评论
热度(41)
  1. 蛋包饭雛咲天堂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