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包饭

我生为吃货我自豪~

【肖根】You Done Done Me IV 救贖

卡西里:


【卡西

 飯後什麼的喔不不不
 是 事後。

 小天使就是來拯救連雷神也拔不起來的錘子的。

【曲目/Gabrielle Aplin/salvation/http://miantiao.jd-app.com/m163/28493749.mp3




~~~~~~~~~《You Done Done Me IV 救贖 》~~~~~~~~~




   窗外的晨曦透進了窗,晃動地與依舊黑暗的地方交錯拉拔著,蔓延開來微微照亮在Root的臉上,Root畏光地瞇緊了雙眼。 





     一會,一滴眼淚靜靜地從赤裸的女人眼角邊滑落。





  Shaw看著那滴眼淚在晨曦的映照下晶瑩剔透地滴落,落地的時刻似乎幻化成了一顆重壓在自己心口上的大石,鬱悶的感覺讓Shaw皺起了眉頭。


 


     Shaw側過身子將光擋在了自己身後,伸出了手撫過Root緊皺的眉眼,下意識地靠了上去,吻過Root流淚的眼角。




  


     直到將唇離開時Shaw才奇異地意識到自己的舉動,就好像剛剛才是真正那個失控的自己。同時間也意識到,這是自己第一次並非為了回應肉體慾望而主動親吻一個人,不帶有任何一點佔有和填充慾望的心情。







 


  Root感受到Shaw的吻離開了以後笑著睜開了眼,蜷曲起身子小鳥伊人似地望著Shaw,可微笑持續沒多久竟面對著Shaw開始止不住地啜泣了起來……


 



  Shaw轉頭看著女人莫名奇妙的激動,適才沒有時間多想的心情一下子被推延到了又感受不到的地方,隱隱地消失在一瞬間。



 


  Shaw無奈地嘆了口氣伸手扯下沙發上的被子蓋上Root赤裸的身軀,任由Root繼續著她啜泣的舉動。





     Shaw此刻根本不想理會Root又發神經的舉動,滿腦子只想好好睡上一足飽覺然後醒來狠狠地嗑上幾十客牛排,信心十足地想著自己這次絕對可以打破自己目前保持的一次性吃掉所有口味牛排的紀錄。




 


  Shaw的心情突然愉悅了起來,短短幾個小時已經消耗了自己太多的體力和精力(還有腦力),尤其這個女人一直以來不消停的挑戰自己的底線,幾乎就要讓Shaw想乾脆地突突掉這個討人厭的……





討人厭的…………


 




 


討人厭的….女人?






討人厭的….夥伴?






討人厭的….麻煩?














  在辭海中尋找著最接近那模糊感受的代詞,直到一個精準的字眼躍進Shaw的思緒裡。














重要  的, 














"重要的人?!"




"重要的,女人、夥伴、麻煩?!"







“雖然討人厭…….卻似乎對自己而言….很.重要的人…..嗎?”


 






------------------------------------------------------------------------------- 








 特別…重要,的  .....







------------------------------------------------------------------------------- 





  Shaw還在思索著這個結論對界定Root在自己心中位置的時候所應該代表的意義時,身邊的女人已經停止了啜泣默默拉著被子靠了上來,臉上不知何時已經又掛上了那副狡邪的模樣,淚眼汪汪的望著Shaw。



 


  Shaw皺起眉頭不曉得應不應該推開又再次打斷她思緒準備靠上她肩頸的女人,但剛剛那個自己推論出來的結論卻揮之不去,這讓Shaw有點疑惑、有點無奈,而確實自己也已經累的不想再動、不想再掙扎了……最後終於放棄糾結任由Root縮進了她的懷抱裡。



 


  Shaw遲疑了好會,還是伸過了右手越過女人的脖頸攬住了女人的肩膀,突然間想起自己根本還沒有好好檢視過Root的槍傷還有剛剛似乎才在女人脖頸上留下的血痕,Shaw出於本能地伸出左手準備檢視Root的槍傷和自己在Root身上留下的傷口。




 


 


"沒關係的,只是小傷"Root眨了眨眼用一貫調笑的態度看向了Shaw。






  Shaw心裡一驚,伸手伸到一半的囧狀因為找不到台階下而讓熟悉的憤怒又即將浮上來。





  也還好這次Shaw機靈卻又牽強地轉移了方向扯起了足夠包覆住兩人的被子也蓋到了自己身上,不經意似地順勢將被子又往Root身上移動了幾分,蓋得更扎實了點。


 


 




 


 


"我只是覺得冷"Shaw理直氣壯地說到。







 


  Root投給了Shaw一個虛弱的微笑,沒有再繼續反駁Shaw。
  

  只是假裝調整棉被也不經意似地順勢反手拉住Shaw環抱著自己的右手,並將身軀又靠Shaw的懷抱窩近了些,笑著閉上了雙眼。









-------------------------------------------------------------------------------  







 


  Shaw看著Root滿足地閉上了眼,視線卻停留在Root的睡顏許久……。





 


  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看著她,Shaw才發現即便自己本來就知道Root的確算是個美人(當然自己打死不會認),可當真的拉近到了可以清晰辨識她輪廓和容顏的時候,卻還是讓自己一時之間移不開目光。






  又尤其Shaw從來沒見過睡著了的、毫無防備的,甚至掛著幸福似的Root這副沒有一絲強韌、偽裝和那該死的調笑欠扁樣在其中的樣子。











小天使


心底浮現





NO!NO!這女人是個惡魔好嘛!



傲嬌打死不認












 


  Shaw安靜地看著Root,感受她噴吐在自己脖頸上的那讓自己有點心癢難耐的呼吸,還有僅隔著一層布料壓在自己身上的那赤裸的馨香軟糯的身軀。






 


  剛剛翻雲覆雨的一切閃現著,Shaw覺得渾身又開始發熱,而自己剛剛壓抑下的衝動似乎又重新歸來。






  閉上了眼試圖將那些畫面甩開,作了好幾個深呼吸讓自己平緩下來,努力不去想現在的Root到底有多誘人多美味多適合吃乾抹盡……。












  Shaw僵硬地等著睡意來敲門,終於,睡意牽著疲憊重新找上了Shaw,Shaw才終於移開停留在Root臉上的視線,閉上眼之前卻又瞥見了被Root順勢牽住不放的右手覺得有些難為情。


 




 


"這女人真的很懂得得寸進尺……"Shaw無奈地翻了個白眼,但隨即在看到自己右手虎口上的繃帶時又陷進了沉思......。





 


 


 


"明明自己一隻手都不能動了還裝模作樣地硬要為這點微不足道的小傷做包紮,這女人到底是怎麼想的?"Shaw回想起適才Root包紮著自己右手的情景,雖然她沒有望向自己,但眼裡的溫柔和認真的視線卻真切地讓Shaw覺得自己受傷的手被二度傷害。






  而爾後自己會不受控制的要了Root應該就是因為這樣嗎?






  念及至此,Shaw覺得似乎自己好像才是那個莫名其妙的人……?


 





  這讓Shaw開始有點愧疚了起來……









  自己完全忘了Root是身上帶著傷手還打著石膏的人;完全忘了剛看見Root時她偽裝的調笑底下是連自己都看得出的掩蓋不住的疲憊;完全忘了自己本意明明只是單純地希望可以再看見她而已;完全忘了在扭開門把的瞬間自己心中已然暗自立下「若是能再見到她,絕不會再允許自己放任憤怒而傷害」的起誓。


 






 


但,自己通通都忘記了。







 


 


  目光又重新黏回到了Root身上,依然還是想不明白自己為什麼在看見這個女人以後可以忘掉這麼多事情;想不明白自己為什麼在看見了這個女人以後都總會燃起壓抑不住的火氣;





  想不明白究竟是這個女人做些什麼都能讓自己生氣,還是不管這個女人做些什麼自己都要生氣?




 


 


 


"Damn it,Root….”


 


 




 


  看著Root已經漸漸趨於平緩的呼吸和嘴角的笑意,Shaw再次盯上了自己被包紮地嚴實的右手,突然覺得這似乎不再那麼刺眼。





  而以往Root對自己那些有意或無意的所作所為都似乎不再那麼難以接受。




 


 


 


  Shaw不由自主地抬起左手,略微顫抖地輕輕撫上Root的側臉,觸感比想像中要來的乾澀,但傳遞過來的熱度還是溫暖著Shaw有點冰涼冒汗的手心。






  Shaw抿了抿嘴,緩緩地壓低了頭靠近Root,一直近到了可以清晰看見還殘存在Root眼睫毛上淚珠的距離,Shaw感覺Root的氣息規律依舊,自己的心跳卻開始莫名地加速。







 


  時間的感受隨著Shaw越來越逼近的距離在意識中拉扯出了衝突的阻力,Shaw突然明白起了南極碰南極、北極碰北極,碰得到彼此卻是要透過多大的外在壓力才能得到。





 


  越是逼近Root一分,Shaw就覺得時間過得更漫長了一分,不曉得到底過了多久,Shaw才終於逼近到了一個時間和空間即將交錯的一瞬——————————————————————————————宛若π


 


 



 ---


 






Shaw閉上眼睛,吻上了Root。


 


 








 


 


 


沒有什麼顏色、沒有什麼味道。

既沒有天崩地裂、也沒有世界末日。

清清淡淡,簡簡單單。



---




  但心裡突然湧現的一股暖流觸電般沉澱地飄散著,在瞬間又突然爆發的強烈慾望又再次被喚醒。


 


  Shaw任由這所有一切在心底爆炸也沒有離開Root的唇,直到終於意識不到時間,Shaw才發現自己重新掌握住了思緒的主權,自制地終於離開了Root的唇。


 


 




 



  Shaw感覺Root的氣息規律依舊,自己的心跳也終於安靜地恢復到平穩的速度。








  將Root牽著自己的手又握緊了些,撤下了還撫在Root臉上的手,輕柔地摟上了女人溫熱赤裸的腰間,終於,閉上了自己沉重的意識。


 








zzz




-------------------------------------------------------------------------------  
----------------------------------------------------------------------tbc------


【卡西

最後分享一下Gabrielle aplin 這首 salvation的歌詞和我找到的看著比較對味的中譯詞。

錘子,小天使是你的光明了呀2333333333333


***

You are the avalanche


One world away


My make believing


While I'm wide awake


你就像是雪崩一般


在另一個世界裡


宛若我全然清醒之時


那揮之不去的幻想


 


Just a trick of light


To bring me back around again


Those wild eyes


A psychedelic silhouette


只是一點點閃爍的光影


就能將我送回現實


那癡迷的雙眼裡


只有片片幻夢一般的剪影


 


I never meant to fall for you but I


Was buried underneath and


All that I could see was white



My salvation


My,my


My salvation


My,my


 


我從未想過會淪陷於你


但...我早已身陷其中


眼前一片茫然...


 


而你就是我的救贖


我的,救贖....


你就是我的救贖


我的,救贖....





You are the snowstorm


I'm purified


The darkest fairytale


In the dead of night


 


你就像一場狂風暴雪


使我純淨無瑕


宛如在深深午夜裡


那最真實不過的童話故事





Let the band play out


As I'm making my way home again


Glorious we transcend


Into a psychedelic silhouette


 


就讓樂隊繼續演奏下去吧


因我會再次踏上歸鄉的旅程


我們早已超越過往那段美好


光影中的輪廓,如夢似幻


 


I never meant to fall for you but I


Was buried underneath and


All that I could see was white


 


我從未想過會淪陷於你


但...我早已身陷其中


眼前一片茫然...






My salvation….My, my


而你就是我的救贖


我的,救贖....



My salvation….My, my


而你就是我的救贖


我的,救贖....


 


My salvation….My, my


而你就是我的救贖


我的,救贖....



My salvation….My, my


而你就是我的救贖


我的,救贖....


 


My salvation….My, my


而你就是我的救贖


我的,救贖....



My salvation….My, my


而你就是我的救贖


我的,救贖....


 


My salvation….My, my


而你就是我的救贖


我的,救贖....



My salvation….My, my


而你就是我的救贖


我的,救贖....


 





评论
热度(131)